湖南瘫痪农妇死亡续:举报人再次被警察带走看守

2018-07-05 作者:采集侠   |   浏览(67)

晏田乡政府工作人员夏锦昱向记者描述事发当天的情景。新华社发

晏田乡政府工作人员夏锦昱向记者描述事发当天的情景。新华社发

艾绍金告诉记者:“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弄清楚老婆的死因。”新华社发

艾绍金告诉记者:“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弄清楚老婆的死因。”新华社发

  “农妇之死”折射农村低保之痛

  湖南武冈调查被弃农妇死因家属拒绝解剖尸体检验

  为了能申请到每月100余元的农村低保,4月18日,湖南武冈市晏田乡一农妇被丈夫弃留于晏田乡政府。70多个小时后,半身瘫痪的这名农妇在乡政府办公室身亡。   

  事件曝光后,诸多细节引来社会舆论高度关注:这家人缘何没有获得低保?瘫痪农妇到底是怎么死的?那名丈夫是否因遗弃涉嫌犯罪?

  综合新华社报道

  □起因 低保与超生挂钩酿悲剧

  据传:因为两个儿子超生导致妻子没有申请到低保,是艾绍金把妻子邓元姣以及嫂子王春娥遗弃在乡政府不闻不问的缘由。

  事实果真如此吗?一项意在社会底层救助的制度,为何会与计划生育政策绑定在一起?

  “其实村里有一些比艾家条件差的,都因为超生没有吃到低保。但也存在没有超生但条件比艾家好的享受到了,所以他一直不能接受。”晏田乡向东村村主任邓向东说。

  向东村村支书彭兰英介绍,没有缴纳计生违法罚款和社会抚养费的家庭不能享受医保,是乡里一直执行的政策,否则无法开展计生工作。

  据了解,武冈市的低保确有和超生政策挂钩的现象。武冈市民政局副局长苏是全介绍,武冈市民政局在每年审核低保人群时,都会按照上一年该家庭是否有超生情况发生,有则退出或不纳入低保范围。

  “农村收入不易准确统计,但如果一个贫困家庭执意要超生的话,则说明该家庭有经济条件再抚养新成员,自然不应当批准纳入低保。而且如果放开超生家庭的低保政策,只会‘越生越穷’,低保压力将更大。”苏是全说。

  记者了解到,湖南2007年发布《关于建立健全人口和计划生育长效工作机制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规定:“违法生育且没有依法承担法律责任者,不能享受民政、教育等方面的奖励优惠政策。”

  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认为:“低保政策事关群众衣食冷暖,是国家对基本生活困难群众的救助行为,不存在优惠之说。如果只因家属有超生现象,而让急需救助的贫困户无法享受政策,并不合理。”

  不过,晏田乡政府人大主席马清平介绍,事实上,艾家并不符合低保政策规定。“农村人均月收入低于165元的家庭可以享受低保,但根据武冈市民政局对艾绍金一家9口人收入的调查,两个儿子在外打工分别有3000元、2400元的月收入,再加上家里的务农收入,人均月收入已远远高于低保标准。”

  □死因 尸表鉴定非殴打所致

  在乡政府仅三天,邓元姣就接连遭遇受伤、入院手术、死亡。死者左额顶部一条1.5厘米裂伤口,更让艾绍金怀疑:妻子伤从哪来?是否有人恶意殴打她致死?

  “据调查,乡政府有工作人员在21日早上6点还发现邓元姣一切正常。但在8点半左右,却发现邓元姣嘴角有血倒在地上。”武冈市公安局副局长邓星成介绍。

  记者调取了晏田乡政府大门的监控记录看到,21日上午,仅有一名“红衣女子”走进乡政府大院,其为向东村村支书彭兰英,进入的时间为8时49分。

  “是我们发现邓元姣流血后,打电话通知,彭兰英才过来的。她来后,都是和工作人员一起帮忙处理,不存在对邓元姣的摔打行为。”乡政府工作人员夏锦昱说。

  经武冈市公安局法医尸表检验,死者四肢及躯干无明显损伤,说明无搏斗及抵抗伤。脸颊和头部的两处伤口,无明显工具损伤的特征。“根据综合分析,邓元姣的外伤有可能是因为无人照料下造成的跌打损伤。”邓星成说。

  邓元姣入院后的主治医师朱明明介绍,邓元姣去年曾因脑溢血做过开颅手术,或许埋下了病根,死因考虑为特重型颅脑损伤、脑疝形成,呼吸、循环衰竭。